《生化危机》历史上最令人感动的10个时刻

10 Most Touching Moments in Resident Evil History

虽然许多《生化危机》游戏的故事在某些时候被认为是古怪和荒谬的,但在整个系列中也有许多感人和深情的时刻,不论是因为心爱的角色的离世,还是仅仅是一份文件揭示了玩家所杀的敌人的更多信息。

相关:《生化危机》系列中最奇怪的怪物

每一部《生化危机》游戏,无论其情节有多离奇,都会融入一些小段落,旨在触动玩家的心弦,尽管其中一些可能显得平淡无奇或不重要,但当时机构建得正确时,它可以产生巨大的情感冲击,一旦游戏结束,很难忘记。

10. 皮尔斯拯救克里斯

皮尔斯在《生化危机6》开始时接近心灰意冷的克里斯·雷德菲尔德,说服这位经验丰富的特工重新加入BSAA,以便他们能够抓住卡拉,这个杀害了克里斯之前小队成员的人。

在克里斯的战役即将结束时,这对二人在一个水下基地面对一只名为Haos的巨大章鱼状B.O.W,该怪物几乎一击就将皮尔斯杀死。意识到自己不能让队长死去,并希望证明自己作为BSAA成员的价值,皮尔斯勇敢地注射了C病毒,保护克里斯直到他能够到达逃生舱,这是一个非常感人的牺牲。

9. 吉尔的揭示

在《生化危机5》的大部分时间里,克里斯和谢娃不断遇到一个神秘的蒙面人,似乎与武器商欧文合作,而这两位特工正试图追踪他。随着剧情的发展,主角们最终与阿尔伯特·韦斯克面对面,很快揭示,这个蒙面人实际上一直是吉尔·瓦伦泰因,她被植入了一个装置,被洗脑了。

相关:最可怕的《生化危机》游戏排名

随着克里斯试图说服他的老搭档回心转意,悲伤而真实的音乐《Sad and True》在背景中响起,这场战斗变得非常让人痛苦。对于那些记得第一部游戏中两人之间的战友情谊的系列老玩家来说,这个揭示尤其令人心碎。

8. 史蒂夫射杀自己的父亲

史蒂夫并不是《生化危机》粉丝中受人喜爱的角色,因为他在《Code Veronica》中大部分时间都在发牢骚,让自己陷入困境,但他实际上有一个非常悲惨的背景故事,导致了一个出人意料的感人时刻,史蒂夫被迫射杀他变成僵尸的父亲。

在给父亲的头部放置一颗子弹并跪倒在地后,史蒂夫透露他的父亲一直在监视Umbrella,这导致他的整个家族被关押在洛克福特岛上,这至少可以解释一些故事中发生的随机爆发。

7. 杰克·贝克的幻像

在《生化危机7》的前几个小时里,杰克·贝克被描绘成一个可怕的暴力和疯狂的人,他最渴望的就是杀死闯入他家的伊桑,但玩家很快意识到,当他们到达游戏的船舶部分时,杰克实际上曾经是一个完全正常和非常善良的人。

由于Eveline控制的蜂巢意识的联系,伊桑能够坐下来与杰克交谈,杰克恳求伊桑为他的家人复仇,结束这个女孩造成的苦难。由于这一部分发生在伊桑已经杀死杰克和玛格丽特之后,这是一个真正令人心碎的时刻,让人更加深刻地认识到Eveline作为一个角色是多么残忍。

6. 马文的离世

在《生化危机2》中,当莱昂或克莱尔到达布满僵尸的RPD时,马文是唯一可以依靠的角色,帮助他们找出去哪里以及如何对付四处游荡的亡者。但由于他已经被咬伤,很明显他不会活太久。

然而,他的死亡之悲伤之处在于它是多么突然。在重制版中,马文通过无线电与主角不断交谈,但通话突然变得不那么频繁,直到最后,玩家回到主厅发现他已经被感染所致的病毒击倒。在原游戏中,这一情景同样令人伤感,玩家可以在东办公室附近找到他四处徘徊,让玩家决定是否扣动扳机。

5 最后与艾达的吻别

尽管艾达·王在《生化危机2》中并没有真正死去,因为她在多年后的《生化危机4》中回归,但她在《生化危机2》中的所谓死亡是一刻让所有铁杆生化危机粉丝永远难以忘怀的时刻。尤其是在莱昂B剧情中,这一刻显得尤为沉重,新手警察在她被暴君摔向机器后,与她亲吻告别。

相关内容:故事最悲伤的游戏,排名

这一刻真正打动人心的是那首《One More Kiss》的音乐,这是一首令人心酸的美丽民谣,完美地概括了莱昂抱着艾达,大声呼喊她的名字,认为她已经真正死去时的无助感。

4 《生化危机4》的片尾字幕

当玩家最终设法到达载着阿什莉的喷气滑雪艇时,《生化危机4》并没有出现黑色的字幕,而是一幕展示了村民们在成为可怕的甘纳多敌人之前的生活照片。

看到家庭在街上唱歌,孩子们在附近的湖中钓鱼,以及门德斯警长在他的教堂教导当地人,这是整个系列中最令人心碎的景象之一,特别是游戏快节奏的性质没有给玩家太多时间去思考这些人在被迫加入“洛斯伊卢米纳多斯”之前究竟是谁。

3 路易斯的死亡

在《生化危机4》原作中,路易斯的死亡是一个极为悲伤的时刻,但感觉这个角色需要更多时间的发展,才能使他的死亡产生更大的影响力。而在重制版中,我们得以更多地了解路易斯在伞公司和洛斯伊卢米纳多斯工作的时间。

事实上,路易斯永远无法真正补偿,并看到萨德勒的计划彻底失败,这是非常不幸的。而他在最后一口烟吸完前问莱昂“人们可以改变,对吗?”这一句话更让人倍感沉重。

2 伊森的牺牲

在《生化危机8》的结尾,伊森目睹自己的妻子被自己的朋友开枪射杀,自己的女儿失踪,得知自己实际上早在贝克庄园就已经死去,只是一个等待转变的模具怪物时,他决定在最后冲入巨菌体并引爆炸弹,彻底摧毁村庄和其中可怕的怪物。

这一刻如此悲伤的原因在于伊森自从《生化危机7》发生的事件以来,一直面临着巨大的困难,因此看到他经历了如此多的苦难,只为能在最后短暂地见到女儿,这真是让许多玩家流泪的时刻。

1 发现丽莎·特雷弗

杰西卡和她的女儿丽莎在斯宾塞庄园地下洞穴中被用于实验数年,然而杰西卡由于对原始病毒的反应不佳而死亡,而丽莎对其反应良好,获得了再生能力,成为后来的二十八年里进一步实验的对象。

当玩家在斯宾塞庄园中真正遇到丽莎时,她已经变得一副原形毕露的样子,完全沉迷于寻找自己的父母。丽莎·特雷弗的故事真正展示了《生化危机》世界中进行的实验是多么不道德和可怕,亲眼目睹她的存在会给人一种深深的同情和悲伤,这是系列中任何其他时刻所无法比拟的。

更多内容:最令人心碎的恐怖游戏主角的死亡排名